19 十一月. 聖地牙哥甲骨文船隊AC45 「Coutts」的第六人

  • Oracle 02

瑞士製錶品牌豪雅一直是製作帆船運動、航海運動和潛水運動用錶的翹楚之一。 1949年,公司推出首款配備潮汐指示器的機械時計「Mareograph」,讓船員可以追蹤潮汐及水流方向,這是決定賽艇比賽輸贏的重要資訊。 豪雅自此製作的高級、尊貴的水上運動腕錶和計時碼錶,達到極高水準,適用於水底運動和帆船運動。1979年推出具有傳奇色彩的標誌性競潛(Aquaracer)系列,最初命名為「1000系列」,體現了傑克•豪雅(Jack Heuer)的高瞻遠矚,並且成為了品牌的主要標誌。 三十年間,競潛(Aquaracer)系列的銷售量遠遠超出其他豪雅系列,並且成為休閒時尚「作品」的典範。 「競潛」系列的防水深度達到300米到500米,體現了豪雅對卓越品質和永恆表現的執著追求。 憑藉獨一無二的製錶工藝,豪雅一直備受船長青睞,並且是1967年以來多屆美洲杯的主角。過去十年間豪雅合作的賽隊包括甲骨文-寶馬(2002年)和中國賽隊(2007年),並在2013年即將舉行的34屆美洲杯和2011-12和2012-13年美洲杯世界系列賽上與甲骨文「美國隊」賽隊合作。

我自己年輕的時候曾經做過帆船教練,狀麗且極具傳奇色彩的美洲杯歷史讓我熱血沸騰。 美洲杯帆船賽創建於1851年,是現代體育史中歷史最悠久、聲望最高的一項賽事。 2002和2007年兩次與挑戰隊合作,我有幸在USA-76CHN-95兩隻巨型IACC 25米/24噸單體艇中以第17名船員身份參賽。 相比一級方程式,這些巨型艇更像勒芒LMP 1原型。它們能傾斜16度角逆風航行,而其他帆船只能在風中保持靜止。儘管美洲杯精彩至極,但是這些賽艇遠離距離海岸非常遠,並且經常有很多比賽被取消或延期,這些原因使得這項運動難以播放,甚至難以被非專業人士理解。 19噸的球形航行器可以確保逆風性能,在非專業人士看來,這些賽艇非常平穩,在某種程度上缺乏刺激的規則來使這項運動在全球廣泛推廣。 此外,下屆美洲杯將於相隔上屆1-5年以後舉行,中間並無比賽舉行。儘管該項運動歷史悠久、賽事精彩,但相比一級方程式仍屬冷門,但是這兩項運動的競爭賽隊預算都非常高昂, 難以長久維持。

在萊瑞•埃裏森(Larry Ellison)和羅素•庫茲(Russell Coutt)的領導下,甲骨文賽隊在2010年勇奪第33屆美洲杯冠軍,更成為2013年9月在聖法蘭西斯科舉行的第34屆美洲杯負責制定規則的衛冕者,自此各方面都有好轉。 首先,舉辦美洲杯世界系列賽是想公眾能持續關注這項運動,其賽事形式與一級方程式世界錦標賽相似,2011-12年舉辦了7場賽事,2012-13年舉辦了7場賽事,接著還有路易威登杯和第34屆美洲杯。 除了重型單體艦外,超輕、超快的1.4噸「全碳素纖維」翼帆多體艦AC45也可以參加系列賽,它們都在新西蘭的同一個造船廠生產,這樣可以降低成本,同時確保性能接近。 它們是有史以來速度最快的賽船,在各方面都與一級方程式不相伯仲。性能、技術和設計的獨特融合使他們與豪雅成為天作之合。 此外,賽事規則的改變,令大眾可在電視上觀賞一系列的船隊賽和對戰賽賽事,亦因採用最新的數位技術,令賽事設置了限定時間和保證起航時間,使這一令人激動的賽事能與一級方程式大獎賽一樣可被輕易觀賞。 靠近海岸的跑道讓公眾可以近距離觀看相互追逐的船隻,例如,我們在聖地牙哥的跑道可以在海岸上容納超過20.000人次。 這些高速度的船隻由世界上最頂尖的船員掌舵,於2011年9月征戰葡萄牙卡斯凱什。聖地牙哥是本季第三輪比賽的場地。 我有幸參與這次比賽,並且在由達倫•邦多克(Darren Bundock)擔任舵手的甲骨文「Coutts」對戰賽上比賽25分鐘,與西班牙GreenComm賽隊一爭高下。 這是多麼美好的體驗啊!


「第六人」主要負責壓舷(最高100千克,如果重量太輕,船員需要在船尾加上20千克的配重帶),並要求認真地躺在AC45船尾的中級硬度安全網中,可以將兩側的細繩綁在某個物體上以防止墜海。 為求提高團隊合作及效率,您可以在船隻轉向和風向改變時,與船員一同改變所在的船舷。 其餘時間,您只需欣賞5名頂尖的專業人員令人歎為觀止的操控能力,這5個人包括舵手、戰術師以及三名負責配合舵手達倫(Darren)進行船帆設置、絞盤以及調節風帆和大三角帆的人員。 在起航前7分鐘,5名成員都需要將船上電腦和豪雅競潛(Aquaracer)Digi-Ana設置為420秒倒計時,密切監察GreenComm船隻並且努力尋求中速和快速變化的風力情況下的最佳潛在方案以便在一開始就贏得優勢,進而控制正常比賽。 「5分鐘!」,氣氛越來越緊張,每個人都全神貫注,同時測試操控裝置以確保達到完美同步,這是贏比賽不可或缺的因素。 一秒之差即意味著落後10到15米,有時輸贏只在船身長度之差......加速度非常快,因此許多船隻都非常輕,並且結合了動力強、響應快的翼和帆,就像一個具有800nm扭矩的增壓引擎。6海里/小時的微風可以瞬間變成19海里/小時的行速。在強風下,AC45的速度可以輕鬆超過35海里/小時。 誰說風力發電沒有希望?!!! 1分30秒,「Coutts」已經全速朝起航線進發,另一邊廂,GreenComm也正以相當的速度衝向起點。 5-4-3-2-1...緊張程度達到頂峰,因為提前一秒鐘越過起航線就會受罰兩艘船隻的長度距離,會嚴重降低贏得比賽的幾率。 因此,就得以依靠豪雅競潛(Aquaracer)計時碼錶倒數計時的精確性。 令人驚歎的是,達倫(Darren)在「0」過後不到一秒就超過GreenComm半個船身的長度,我在船尾都可以和他們的舵手握手。 達倫(Darren)觀察時刻變化的風向以免採取錯誤的方案,同時迫使GreenComm更改路線,Darren立即變身領航者,保持著控制權。 「Coutts」現在的速度為20海里/小時,與風向形成30度角(高出水平線5米)朝第一個競賽委員會彎道航行。 船員正在準備大三角帆以應對隨第一個逆風後而來的順風。 5-4-3-2-1-出發!「Coutts」升起大三角帆,掉頭經過彎道幾英尺,在競賽委員會船隻、路易威登計時船以及甲骨文使用的許多「保護者」支援快艇以及賽道周圍數百隻觀賽船審視的目光下加速朝下一個彎道前進。值得高興的是,我們現在已經領先5個船身長度,即使如此,達倫仍然保持高度緊張和專注,直到以48秒的優勢到達終點線贏得勝利。 天啊!這真是一次絕妙的體驗,相比之下,IACC船顯得又慢又重。 今天的比賽船隻是AC45(45英尺)。 他們將選用AC72出戰路易威登杯和美洲杯,這艘多體艦的長度是AC45的兩倍,而且動力更強。 萊瑞•埃裏森(Larry Ellison)和羅素•庫茲(Russell Coutt)確實讓比賽變得更精彩,詹姆斯•斯皮特希爾(James Spithill)和達倫•邦多克(Darren Bundock)兩位船長感到非常高興。 美洲杯世界系列賽確實是「世界上最快的船隻搭配世界上最好的水手」。 豪雅很榮幸能與「世界上最快的船隻搭配世界上最好的水手」合作,它們是甲骨文賽隊、羅素(Russell)、詹姆斯(James)和達倫(Darren)。 這次獨特的體驗讓我終生難忘。


讓•克里斯托夫•巴賓(Jean-Christophe Babin)-豪雅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豪雅為甲骨文賽隊/美國隊/第34屆美洲杯衛冕者官方時計和太陽鏡合作夥伴


AC45 「Coutts」主要尺寸(所有賽隊都採用類似船隻)

- 船體長度 13.45米
- 桅杆高度 21.50米
- 最大吸水深度 2.70米
- 排水量 1400千克
- 翼區 85平方米
- 前帆區 48平方米
- 三角帆區 125平方米
- 最大速度 40海里/小時
- 船員 5(「第6人」或至少100千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