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十一月. 圣地亚哥甲骨文船队AC45“Coutts”的第六人

  • Oracle 02

瑞士制表品牌TAG Heuer(泰格豪雅)一直是制作帆船运动、航海运动和潜水运动用表的翘楚之一。1949年,公司推出首款配备潮汐指示器的机械时计“Mareograph”,让船员可以追踪潮汐及水流方向,这是决定赛艇比赛输赢的重要信息。TAG Heuer(泰格豪雅)制作的高级、尊贵的水上运动腕表和计时秒表,达致极高水准,适用于水底运动和帆船运动。1979年推出具有传奇色彩的标志性竞潜(Aquaracer)系列,最初命名为“1000系列”,体现了杰克•豪雅(Jack Heuer)的高瞻远瞩,并且成为了品牌的主要标志。 三十年间,竞潜(Aquaracer)系列的销售量远远超出其它TAG Heuer系列,并且成为休闲时尚“作品”的典范。 “竞潜”系列的防水深度达到300米到500米,体现了TAG Heuer(泰格豪雅)对卓越质量和永恒表现的执着追求。凭借独一无二的制表工艺,TAG Heuer(泰格豪雅)一直备受船长青睐,并且是1967年以来多届美洲杯的主角。过去十年间TAG Heuer(泰格豪雅)合作的赛队包括甲骨文-宝马(2002年)和中国赛队(2007年),并在2013年即将举行的34届美洲杯和2011-12和2012-13年美洲杯世界系列赛上与甲骨文“美国队”赛队合作。

我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帆船教练,壮丽且极具传奇色彩的美洲杯历史让我热血沸腾。 美洲杯帆船赛创建于1851年,是现代体育史中历史最悠久、声望最高的一项赛事。 2002和2007年两次与挑战队合作,我有幸在USA-76CHN-95两只巨型IACC 25米/24吨单体艇中以第17名船员身份参赛。 相比一级方程式,这些巨型艇更像勒芒LMP 1原型。它们能倾斜16度角逆风航行,而其它帆船只能在风中保持静止。尽管美洲杯精彩至极,但是这些赛艇远离距离海岸非常远,并且经常有很多比赛被取消或延期,这些原因使得这项运动难以播放,甚至难以被非专业人士理解。19吨的球形航行器可以确保逆风性能,在非专业人士看来,这些赛艇非常平稳,在某种程度上缺乏刺激的规则来使这项运动在全球广泛推广。此外,下届美洲杯将于相隔上届1-5年以后举行,中间并无比赛举行。尽管该项运动历史悠久、赛事精彩,但相比一级方程式仍属冷门,但是这两项运动的竞争赛队预算都非常高昂,难以长久维持。

在莱瑞•埃里森(Larry Ellison)和罗素•库兹(Russell Coutt)的领导下,甲骨文赛队在2010年勇夺第33届美洲杯冠军,更成为2013年9月在圣弗朗西斯科举行的第34届美洲杯负责制定规则的卫冕者,自此各方面都有好转。首先,举办美洲杯世界系列赛是想公众能持续关注这项运动,其赛事形式与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相似,2011-12年举办了7场赛事,2012-13年举办了7场赛事,接着还有路易威登杯和第34届美洲杯。除了重型单体舰外,超轻、超快的1.4吨“全碳素纤维”翼帆多体舰AC45也可以参加系列赛,它们都在新西兰的同一个造船厂生产,这样可以降低成本,同时确保性能接近。它们是有史以来速度最快的赛船,在各方面都与一级方程式不相伯仲。性能、技术和设计的独特融合使他们与TAG Heuer(泰格豪雅)成为天作之合。此外,赛事规则的改变,令大众可在电视上观赏一系列的船队赛和对战赛赛事,亦因采用最新的数字技术,令赛事设置了限定时间和保证起航时间,使这一令人激动的赛事能与一级方程式大奖赛一样可被轻易观赏。靠近海岸的跑道让公众可以近距离观看相互追逐的船只,例如,我们在圣地亚哥的跑道可以在海岸上容纳超过20.000人次。这些高速度的船只由世界上最顶尖的船员掌舵,于2011年9月征战葡萄牙卡斯凯什。圣地亚哥是本季第三轮比赛的场地。我有幸参与这次比赛,并且在由达伦•邦多克(Darren Bundock)担任舵手的甲骨文“Coutts”对战赛上比赛25分钟,与西班牙GreenComm赛队一争高下。这是多么美好的体验啊!


“第六人”主要负责压舷(最高100千克,如果重量太轻,船员需要在船尾加上20千克的配重带),并要求认真地躺在AC45船尾的中级硬度安全网中,可以将两侧的细绳绑在某个物体上以防止坠海。为求提高团队合作及效率,您可以在船转向和风向改变时,与船员一同改变所在的船舷。其余时间,您只需欣赏5名顶尖的专业人员令人叹为观止的操控能力,这5个人包括舵手、战术师以及三名负责配合舵手达伦(Darren)进行船帆设置、绞盘以及调节风帆和大三角帆的人员。在起航前7分钟,5名成员都需要将船上计算机和TAG Heuer竞潜(Aquaracer)Digi-Ana设置为420秒倒计时,密切监察GreenComm船只并且努力寻求中速和快速变化的风力情况下的最佳潜在方案以便在一开始就赢得优势,进而控制正常比赛。“5分钟!”,气氛越来越紧张,每个人都全神贯注,同时测试操控装置以确保达到完美同步,这是赢比赛不可或缺的因素。一秒之差即意味着落后10到15米,有时输赢只在船身长度之差......加速度非常快,因此许多船只都非常轻,并且结合了动力强、响应快的翼和帆,就像一个具有800nm扭矩的增压引擎。6海里/小时的微风可以瞬间变成19海里/小时的行速。在强风下,AC45的速度可以轻松超过35海里/小时。谁说风力发电没有希望?!!!1分30秒,“Coutts”已经全速朝起航线进发,另一边厢,GreenComm也正以相当的速度冲向起点。5-4-3-2-1...紧张程度达到顶峰,因为提前一秒钟越过起航线就会受罚两艘船只的长度距离,会严重降低赢得比赛的几率。因此,就得以依靠TAG Heuer竞潜(Aquaracer)计时秒表倒数计时的精确性。令人惊叹的是,达伦(Darren)在“0”过后不到一秒就超过GreenComm半个船身的长度,我在船尾都可以和他们的舵手握手。达伦(Darren)观察时刻变化的风向以免采取错误的方案,同时迫使GreenComm更改路线,Darren立即变身领航者,保持着控制权。 “Coutts”现在的速度为20海里/小时,与风向形成30度角(高出水平线5米)朝第一个竞赛委员会弯道航行。船员正在准备大三角帆以应对随第一个逆风后而来的顺风。5-4-3-2-1-出发!“Coutts”升起大三角帆,掉头经过弯道几英尺,在竞赛委员会船只、路易威登计时船以及甲骨文使用的许多“保护者”支持快艇以及赛道周围数百只观赛船审视的目光下加速朝下一个弯道前进。值得高兴的是,我们现在已经领先5个船身长度,即使如此,达伦仍然保持高度紧张和专注,直到以48秒的优势到达终点线赢得胜利。 天啊!这真是一次绝妙的体验,相比之下,IACC船显得又慢又重。今天的比赛船只是AC45(45英尺)。 他们将选用AC72出战路易威登杯和美洲杯,这艘多体舰的长度是AC45的两倍,而且动力更强。莱瑞•埃里森(Larry Ellison)和罗素•库兹(Russell Coutt)确实让比赛变得更精彩,詹姆斯•斯皮特希尔(James Spithill)和达伦•邦多克(Darren Bundock)两位船长感到非常高兴。美洲杯世界系列赛确实是“世界上最快的船只搭配世界上最好的水手”。TAG Heuer(泰格豪雅)很荣幸能与“世界上最快的船只搭配世界上最好的水手”合作,它们是甲骨文赛队、罗素(Russell)、詹姆斯(James)和达伦(Darren)。这次独特的体验让我终生难忘。

让•克里斯托夫•巴宾(Jean-Christophe Babin) - TAG Heuer(泰格豪雅)总裁兼首席执行官;TAG Heuer(泰格豪雅)为甲骨文赛队/美国队/第34届美洲杯卫冕者官方时计和太阳镜合作伙伴

AC45 “Coutts”主要尺寸(所有赛队都采用类似船只)

- 船体长度 13.45米
- 桅杆高度 21.50米
- 最大吸水深度 2.70米
- 排水量 1400千克
- 翼区 85平方米
- 前帆区 48平方米
- 三角帆区 125平方米
- 最大速度 40海里/小时
- 船员 5(“第6人”或至少100千克)